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同城头条

番禺推动村级幼儿园转制公办:外流的娃娃回来了

时间: 2019-05-27 18:39:41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贺元韬_G10409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幼有所育”的要求,其中“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这句话更引发全社会强烈共鸣。在中国城乡二元结构背景下,广州番禺区正展开一场公平教育的实践:将部分陷入资本集资办园怪圈的村集体办幼儿园重新收回,确立公办园身份,并加大基建费用和教师工资的补贴力度,带动优秀园长和老师“回流”,率先在生均公用经费、设施设备经费财政补贴方面做到城乡幼儿园一视同仁。作为全国和广东省学前教育改革发展实验区,番禺区先行先试,蹚出了一条学前教育城乡均衡发展的路子。

案例聚焦

一所村办园的华丽转身

“新旧园一墙之隔,硬件却隔了一个世纪”

今年4月2日,番禺区教育局批准石楼镇南派幼儿园为区一级幼儿园。这家村级幼儿园去年9月完成重建,高大气派,成为南派村最“豪华”的建筑韶关招聘网。很多家长惊叹这所幼儿园的“华丽转身”:原来只有一栋两层的破旧教学楼,办学水平如同托管班。如今,被送到番禺市桥中心城区一些省市级幼儿园、镇中心幼儿园就读的孩子也开始回归了。

改变:“幼儿园变漂亮了!”

被家长送出去的娃娃又迁回来了

被大片农田环绕的石楼镇南派村,3000多名村民以鱼塘养殖、花卉种植为生。全村去年整体收入1800多万元,并不是特别富裕的村落。

陈旧苍老的村屋连成片,五彩斑斓的5层教学楼突然出现,带给村子一抹亮色。这里就是南派幼儿园,8个教学班,240名孩子大多来自南派村以及附近的其他村落。总建筑面积1861平方米,拥有宽敞的走廊和户外活动场所,美术室、阅读室等各种功能教室一应俱全。区一级幼儿园该有的硬件环境,它都有了。

新园区大门左侧是一栋两层的旧楼房,楼房是水泥一般的土灰色,这是南派幼儿园旧园区。去年9月,新园区建成投用,旧园区结束了自己的使命。新旧园区只隔一墙,硬件上的差距却像隔着一个世纪。

据了解,南派村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有了村级幼儿园,那时只是在教育规划用地上搭一个大棚,孩子要从自家搬来小板凳上课。村办园1994年盖了两层高的教学楼,此后硬件设施长期未改善。后来由于村集体经济薄弱,南派幼儿园便出租给私人办园,趋利性让教育水平大降。此外,曾经幼儿园招个有教师资格的员工都难,如今南派幼儿园的41名教职工全部持证上岗,大学本科学历的教职工就有12人。

“家门口”有了公办园,这让南派村的村民喜出望外,村民戴淑华的孩子去年年初在旧园区上小班。进入新园的第一天,孩子最开心的事有两件,第一是教室变得宽敞明亮,第二是不用再忍大便了。因为旧园区的厕所只是简陋地挖了一道长坑。“孩子爱干净,一直都受不了这种卫生条件。”戴淑华说。

这样的改变还带来了村里孩子的“回归潮”。“过去不少经济条件较好的村民都将孩子送到市桥一些省市级幼儿园、镇中心幼儿园就读,去年南派村新幼儿园一开学,不少孩子又把学籍迁回来了。”石楼教育指导中心一位工作人员说。

因为村民数量不多,南派幼儿园在满足本村孩子需求外还接收其他村的孩子。距离南派村三公里远的他村村民梁敏玲便将孩子送到了这里就读。梁敏玲所在的村并非没有村办园,只不过外包给私人,她并不满意办学质量中山人才招聘网。记者追访她所在村的幼儿园,只见其藏身在民宅中,没有招牌,更看不到户外活动场所。

模式:点对点帮扶提升水平

镇中心幼儿园带着村级幼儿园“跑”

在南派村村委书记梁桂华看来,村民渴望良好教育的心情一直很强烈。他说,当时政府部门找到南派村村委,提出要把原来出租给私人幼儿园的场地回收办成镇中心幼儿园的分园时,他马上就答应了。“南派村委全力支持幼儿园的各项工作,一定要确保幼儿园如期开学中山公司招聘职位。”梁桂华说,为了支持幼儿园,南派村还提供了一部分物业免费作为幼儿园的教师宿舍。

不过,在去年9月1日新的南派幼儿园开学之时,还是出了一点“风波”:新园开学学费从以往的每月420元涨到每月745元,部分村民不愿接受,梁桂华花了大力气去做沟通,但是不管用。没想到这一难题被一场幼儿园开放日化解了。当日,家长参观完幼儿园后,再也不提价钱的事了。梁桂华说,这是因为幼儿园环境和教育质量的提升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有家长还说,就算提价到1000元也值得。”

梁桂华认为,这所村级幼儿园的华丽转身不是仅靠村里的经济就能支撑的,“关键在于番禺区和石楼镇的好政策”。在重建南派幼儿园时,南派村只投资了100万元,番禺区和石楼镇两级财政则承担了1000万元。2015年,南派幼儿园是番禺区选中的6个最差村级幼儿园之一,在财政资金支持下,6个幼儿园都已完成重建,番禺区以30万元一个班的标准扶持他们办学,“要求一年内提升到区一级幼儿园标准,达标才行。”

除了资金支持,南派幼儿园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还离不开先进办学理念的输入。南派幼儿园正式名称为“石楼镇中心幼儿园南派园区”,石楼镇中心幼儿园为省一级幼儿园,该园园长林秋梅原是番禺省级东城幼儿园分园的园长,她把东城幼儿园的先进理念带到了石楼镇中心幼儿园,如今又传递给南派幼儿园。林秋梅说,中心幼儿园派出有丰富经验的中层干部到南派幼儿园任职,加强日常管理和业务指导,严抓教师队伍建设。“连厨房的师傅都到中心幼儿园跟岗培训,做出的饭菜孩子们可喜欢吃了”。

规定:回归公办有“三要求”

镇里公开招园长 幼儿园财务独立

南派幼儿园的变身引起了石楼镇其他村的关注,外村的负责人在参观后也表达了参照此办园模式的意愿。“对于这些愿意回归村集体办幼儿园的村,我们提出了三个要求,一是新开幼儿园不能再外包出去。二是实行园长负责制,镇里公开招聘园长,村两委根据镇给的指导意见,定出园长的薪酬。三是幼儿园财务独立,不和村里的账本牵扯到一起。愿意参与办园的,镇里一次性给50万元补助,如果办园的水平提升了,会再给30万元。”石楼镇副镇长张冬梅说。

为何提出这些要求呢?张冬梅说,“幼儿园的办学水平与园长的理念水平有直接关系湛江人才招聘网。过去,村集体办园,村委挑选园长的标准比较随意。”同样,村集体办幼儿园作为独立法人单位,要有财务自主支配权,“过去村集体幼儿园的财务都是依附村里,村里同意了才能用,运作效率很低,也不能按照幼儿园想发展的方向走。”张冬梅说,村办园回归集体公办属性不仅在于政府财政对于硬件环境的投入,办学模式也需在镇一级幼儿园的指导下进行,这也正是南派幼儿园成功的保证。

基层思考

曾伟杰:番禺区教育局职成幼民办教育科科长

城乡园率先一视同仁

区财政投入不遗余力

村级幼儿园一直是学前教育发展的弱项和“洼地”。记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就有番禺区政协委员提出了扶持村集体办园建设的建议。对于越来越高的呼声,番禺区教育局职成幼民办教育科科长曾伟杰认为,“呼声反映了现实需求,是时候好好重视村集体办幼儿园了。”

曾伟杰认为,村办幼儿园发展困境的根源在于城乡二元结构背景下的不均衡。过去,区和镇街财政没有村集体办园专项经费和生均公用经费拨付标准。更令人担忧的是,村级幼儿园市场化趋势明显,为了增加集体收入,不少村将集体土地通过三资平台招租开办民营幼儿园,而且“价高者得”。这样的恶性循环,推高了办园成本,最后还是要村民家长买单。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了一些怪现象。例如,番禺某村将原村中心学校建筑物拆除重建,将重建物业通过三资平台招租给私人筹办民办幼儿园。而该村现仅有的1所3个班的村集体办幼儿园条件简陋且办学质量较差,却得不到应有的改善。

“在当前土地供给紧张的情况下,村级幼儿园在今后一段时间内,还将发挥着满足村民和务工人员子女入园需求的重要作用。如果全区每个村均将集体用地优先举办至少1所集体办幼儿园,番禺区公办性质幼儿园占比和学位供给将大幅增加。”曾伟杰表示,目前,番禺区正以“一事一议”的方式,推动对外出租的村幼儿园收回转制公办阳江公司招聘职位。对于转制收回难度大的,通过试点推进或个案解决的方式进行。例如通过协商,由原来办学者通过向村里提供有偿服务的方式参与管理幼儿园至合同期满等办法。近三年,番禺区有十多所村级幼儿园回归了公办身份。

在财政投入方面,番禺区更是不遗余力。从去年起,番禺区村集体利用集体用地新建、改扩建幼儿园并办成公办园的,在市财政支持基础上,区财政再承担基建经费60%,余下40%由镇(街)和村筹措。对于扩容扩充学位的,每增加一个班补助30万元,还对集体办幼儿园规范化达标改造每班补助15万元。

此外,番禺区还加大了对村集体办幼儿园的奖补。自今年起,凡在区内集体办幼儿园任职的教师最高可获得政府补助2900元/人·月,集体办幼儿园生均公用经费标准为2400元/生·年;生均设备经费标准为700元/生·年,“在生均公用经费、设施设备经费补贴等方面,番禺在全市率先做到了城乡幼儿园一视同仁。”据了解,番禺区未来三年将重点加大投入,计划新建、改扩建村级幼儿园项目25个。

“办好村集体幼儿园,需要有教育情怀的村干部支持,更需要政府给力的政策。”曾伟杰表示,扭转村级幼儿园弱势地位,关键在于将其重新拉回集体公办性质,获得明确的身份,政府在硬件软件上给予大力支持。

专家点评

杨宁: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广东教育学会学前教育专委会理事长

重视学前公共投资

舍得投入做足保障

学前教育作为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人的终身学习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加快发展学前教育,是推进教育现代化和社会公平的必然要求阳江公司招聘信息大全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广东教育学会学前教育专委会理事长杨宁认为,村集体办幼儿园属于一个“大公办”的概念。在20多年前,广州提出每个村都办村集体幼儿园,由于学前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教育投入往义务教育倾斜,不少村集体就把村幼儿园外租给社会举办。2011年前后,在广州市首个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中,村集体办园又被列为公办性质幼儿园,这就带来一种身份上的矛盾,即村集体办幼儿园的办园性质属于公办,领取了《广州市公办幼儿园审批登记注册证书》,但却不属于事业单位,既无法完成事业单位法人登记又不能在民政部门领取民办非企业单位法人登记证,无公办教师编制,政府财政投入偏少。实质上处在“不公不民”的中间地带,既不能按民办幼儿园实行办学成本核算备案收费,又不能享受公办幼儿园的政府财政支持。

“目前,有些村不仅不会给村级幼儿园投入,还要向幼儿园收取租金。村级幼儿园较低的保教费收入让它们的生存举步维艰。” 杨宁认为,番禺区率先探索收回村级幼儿园,重申了它的“公办性质”,在市级财政投入前提下,区财政上给予大力支持,这是值得鼓励的。

杨宁表示,除了硬件支持,重视村级幼儿园教师素质也至关重要。“村集体办园教师属于民办身份,在番禺,无论是民办教师,还是公办教师,在参与业务培训、职称评定、评优评先方面,享受公平机会、同样待遇。” 杨宁说,这也造就了番禺的幼儿教师在教育理念、专业水平等各方面都能得到均衡发展,整体素质在不断提高。

番禺扶持村办幼儿园的模式是否可以推广?杨宁认为,这取决于各区政府怎样认识学前教育的政府责任,取决于政府公共服务和公共财政分配的理念。“每个区财政中教育投入就这么多,就看这个蛋糕怎么分。”杨宁呼吁,基层管理部门对村集体办幼儿园要更舍得投入,做足保障,“学前教育的质量影响孩子一生的发展。根据相关研究,对学前幼儿每投入1元,未来他(她)对社会和个人的回报可达7元,政府对于孩子童年的公共投资是最有效益的。”杨宁说,更为重要的是,“孩子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责任编辑:贺元韬_G10409)

信宜招聘网


相关文章推荐